Menu

Inner Mongolian People's Party

IMPP

《内蒙古人民党2016年5月15号声明》

《内蒙古人民党2016年5月15号声明》

近日有网络传言内蒙古人民党{以下简称内人党}—席海明主席承认以H.道力干为首的“内人党党中央”,此传言纯属子虚乌有之事,这也是自2015年3月1号以道力干为首的四五个人冒名顶替内人党中央后的最新政治骗局。

今年4月中下旬,内人党席海明主席确实与道力干、浩毕斯哈拉图等三四人在印度达兰萨拉碰面,但这是中国海外民运团体邀请举办的《第十一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而非内蒙古人民党代表大会。

席海明主席在印度期间与众多观点相近或异同之人都有留念合影过,特别是对这三四位网络造谣内人党的蒙古人,警告他们立刻停止冒名顶替内人党,严正指明不会承认他们的滑稽的政治闹剧,随后应对方相求合影,席海明主席随即本着同胞之间理性相处、宽厚仁义的精神与之留念合影。大会期间双发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冲突,但这并不能代表席海明主席与这三四人的合影便是认可其政治立场及为人处世的态度。

根据内蒙古人民党危机处理委员会公告 第11 (15) 号,内人党党中央已经撤销浩毕斯哈拉图的秘书长职务,取消图门乌力吉的党员资格。此二人无权代表内人党举办任何会议。 另据内蒙古人民党危机处理委员会公告 第10 (15) 号,内人党党中央任命都布信吉雅为内蒙古人民党中央临时秘书长。

对于党员H.道力干执迷不悟,再次与图门乌力吉、浩毕斯哈拉图二人上演幼稚的政治骗局,造成内人党声誉下滑。内人党党中央决定近期对他的党员身份予以讨论。

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没有内人党党中央授权的情况下,都无权代表内人党对外参加会议及活动,更无权利代表内人党发表新闻通告与协定。我们强烈要求相关人等立刻停止冒名顶替内人党的行为,立刻停止侵害内人党的合法权益,否则我们会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内蒙古人民党 宣传部
2016年5月15日

南蒙古大呼拉尔太筹委会代表团西天取经、访问达兰萨拉、谒见达赖喇嘛

以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为团长的南蒙古大呼拉尔太筹委会代表团十月上旬访问了印度流亡藏人驻地达兰萨拉,并且受到达赖喇嘛的亲切接见。

今年年初,流亡德国的著名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与流亡世界各地的蒙古族异议人士共同协商,宣布成立筹建“南蒙古大呼拉尔太”,也就是南蒙古议会的筹委会。记者获悉,为了推动这个工作,十月上旬,席海明先生率领了一个代表团访问了印度达兰萨拉流亡藏人居住地。为此记者在他返回德国后,十八号,星期日晚上采访了席海明先生。

关于这次访问,他首先对记者介绍说,“我们南蒙古大呼拉尔太筹委会代表团从十月三号到十五号对印度的达兰萨拉进行了访问。团长是我,副团长是代欽,一行六人。我们这次访问是南蒙古大呼拉尔太筹委会成立以后的第一次组团对外访问。为什么第一次访问选择达兰萨拉,主要是因为蒙古和西藏具有传统的历史渊源,宗教文化上有密切的联系。我们蒙古族人都是藏传佛教徒,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达赖喇嘛也是我们蒙古族人的精神领袖。”

关于这次访问具体的内容,他介绍说,“我们在达兰萨拉是五号到达,直到十二号结束访问。

我是十三号离开的。活动是这样安排的,我们刚到达,由流亡政府接待组织我们参观了儿童村,这给我们感触很深。接着我们又参观了很多寺庙及藏人的难民居民点。我们看到了西藏人在印度的土地上的顽强生存,这给了我们非常深刻的印象。接着又参观了很多寺庙,因为我们蒙古人也是藏传佛教徒,所以对我们来说,既有参观也有朝拜、朝圣的意味。因为每个大的寺庙都有他们的宗教佛学院,都有很多僧人在那里学习和研究。所以我们对他们在宗教文化上的深厚根底印象极为深刻。”

席海明先生说,这次访问在中心议题是有关议会问题的交流和学习,对此他介绍说,“在政治方面上,他们西藏流亡政府的外交部长接待了我们,我们共进了晚餐,对很多问题进行了深入广泛地交流,交换了意见。还有因为我们是南蒙古议会筹委会,所以他们的议会和我们进行了接触和交流。议会方面议长本人亲自领着我们参观了他们的议会,并且介绍、解释了他们工作的情况。后来议会十一个人的常委会也在议长的带领下和我们见了面,共进了晚餐,对双方关注的问题,各自的情况进行了交流和深入的讨论,气氛是非常亲切友好的。”

席海明先生说访问活动最重要的一个内容是谒见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尽管日程繁忙,身体劳累依然接见了他们。“九号,达赖喇嘛刚刚从美国回来,但是还是非常亲切地接见了我们这个团。达赖喇嘛对我们南蒙古的宗教文化的承传和延续非常关心。这方面我们进行了非常广泛的谈话。达赖喇嘛也鼓励我们南蒙古的蒙古人一定要保存自己的宗教和文化。”

席海明先生最后对记者说,这是一次货真价实的西天取经。他自己认为,这次访问对于南蒙古蒙古族维权运动来说应该是一次里程碑式的访问。它将大大提升和深化过去几十年来蒙古族异议人士进行的努力。

內人黨對中共的政治挑戰

October 4, 1998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日”_內蒙古人民黨”_(簡稱”_內人黨”_)的成立﹐不僅是對中共這個一黨專制的外來政權的公開挑戰﹐而且把矛頭直指中共極權獨裁的要害。內人黨傳達給蒙古人一個強有力的信號﹕草原人民有智慧﹑有資源來治理蒙古人自己的土地﹐蒙古人也有能力解決內蒙古的社會問題。從而駁斥了---只有外來的中國共產黨才是內蒙古的”_救星”_的謊言﹗

一﹑內人黨的誕生

    內人黨﹐是半個世紀來中國共產黨在內蒙古的大漢族主義種族壓迫中培養出來的﹐也是蒙古草原的發展呼求這一反對黨的誕生。

    一九六八年﹐中共特派北京軍區副司令員滕海清到內蒙古﹐製造了駭人聽聞的種族滅絕的”_內人黨”_事件。曠日持久的”_挖肅”_內人黨運動﹐使蒙古人遭受了一場空前的災難﹐八十萬人蒙受不白之冤﹐遭逮捕和關押﹐上百萬人受到株連﹐蒙古人在精神和肉體上都遭受了極其嚴重的摧殘﹐種下了蒙漢衝突的禍根。

    中共企圖通過”_挖肅”_內人黨運動﹐對蒙古人進行種族清洗﹐進而消滅蒙古民族的民族意識﹐達到同化的目的。滕海清親自指揮屠殺﹑殘害蒙古人。他狂叫﹕對蒙古人決不可以手軟﹐只有觸及他們的皮肉﹐才能刺痛他們的靈魂。並且推廣了數十種極其殘忍的酷刑﹐無不用其極。其殘狀﹐令幸存者不堪回首。在酷刑折磨下﹐被迫害致死者竟達五萬人之多。上至
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吉雅泰﹑哈豐阿等﹐下至普通農﹑牧民﹐甚至連婦女兒童也未能幸免。這是和平時期的一場滅絕人性的血腥浩劫﹐是中共欠蒙古人的一筆血債。血跡未乾﹗

    ”挖肅”內人黨﹐起自毛澤東的一句話。可見﹐千百萬蒙古人的頭顱﹐只維繫在一個中國人的良心發現上﹐取決于這個中國人的”_喜怒哀樂”_。真是可悲﹐亦復可嘆﹗然其悲憤﹑哀怨與無助﹐則將泣訴與誰﹖


    所謂”_內人黨”_﹐即”_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在蒙古史上有過兩次”_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一九二五年十月﹐在張家口成立了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其目的是為了實現”_自治”_。後因中國共產黨的破壞﹐分裂為左﹑右兩翼。至三十年代中期﹐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則名存實亡。

    一九四五年八月﹐內蒙古東部的蒙古青年第二次成立”_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暨”_東蒙黨部”_﹐發表了《內蒙古人民解放宣言》。次年三月﹐又改組為”_新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四月三日﹐在內蒙古自治運動統一會議上﹐烏蘭夫在中國共產黨的導演下﹐依靠中共的勢力﹐分化瓦解了這個黨。投靠中共的哈豐阿﹑特古斯等人統統陞官晉爵﹐反對派遭到清算。這次會議還決定﹕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解散”_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這就是歷史上的”_四三會議”_。

    在”_挖肅”_內人黨的運動中﹐打擊對象是蒙古人﹐可是絕大多數的蒙古人連”_內人黨”_這個辭都沒聽說過﹐卻不明不白地成了”_內人黨”_﹐是民族分裂主義份子。頗具諷刺的是﹕連許多共產黨的基層組織也被打成”_內人黨”_﹐甚至更將蒙古民族的許多傳統活動和風俗習慣也視為”_內人黨”_的活動。

    凡此種種﹐不能不讓蒙古人覺得離奇。也使蒙古人不得不思索﹕這是為什麼﹖這個忠厚﹑善良而又篤信佛教的騎馬民族終被激怒了﹗他們走上街頭﹐揭發令人髮指的黑幕﹐高呼”_向滕海清討還血債﹗”_”_挖內人黨是個政治騙局﹗”_還有許多人騎¨馬﹐沖破層層封鎖﹐跑到北京﹐來到中南海(中共國務院辦公室)門前﹑站在天安門廣場﹐哭訴蒙古人所受的災難﹐呼冤求救。引來成千上萬的北京市軍民﹐人們表示極為同情﹐暗罵共產黨喪盡天良。

    蒙古人無論如何也不相信中共中央﹑毛主席會允許如此屠殺迫害蒙古人。但是﹐蒙古人錯了。剛復自用的毛澤東在鐵的事實面前﹐並沒有認錯﹐授權周恩來起草了一份文件﹐只指出在挖”_內人黨”_運動中﹐犯了擴大化的錯誤。至此﹐蒙古人才發現被欺騙了﹐蒙古人無不痛心疾首﹐憤怒至極。於是﹐引發了更廣泛的徹底糾正挖”_內人黨”_錯誤的鬥爭﹐工人﹑農民﹑牧民﹑知識分子﹑學生等﹐上上下下﹐從城市到農村﹑牧區﹐形成了一致的空前抗爭行動。

    中共聞訊大為驚慌﹐正當蒙古人對所受迫害進行強烈抗爭的時候﹐中共則以”_安定﹑團結”_為借口﹐調滕海清任濟南軍區副司令員。于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決定對內蒙古進行全面軍管。將內蒙古軍區由大軍區將為省軍區﹐成立內蒙古前線指揮所﹐歸北京軍區管轄。

    從表面上看﹐中共以武力鎮壓了蒙古人的抗爭﹐但蒙古人並沒有屈服。中共通過”_挖肅”_內人黨運動﹐對蒙古人所進行的種族清洗﹐並沒有能夠消滅蒙古人的民族意識。相反﹐蒙古人從中受到啟示﹐看清了中共的本質﹐更增加了他們對共產黨的仇恨﹐對漢人的排拒情緒﹐這也成為後來蒙漢沖突的禍根。

蒙古民族与中华民族的区别

September 4, 1998

巴赫

20世纪初,孙中山再一次拾起500多年前朱元璋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他与朱元璋不认为蒙古人是中国人一样,并不把满洲人视为中国人。中国政府一方面讲各民族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成员;另一方面又大肆鼓吹岳飞、文天祥、苏武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从这种自相矛盾的宣传中,可看出它不认同汉族以外的其它民族的心理。
 
    中国人喜欢以「中华民族」的概念来讲国家统一。此一提法大有商榷之处。通常所谓「中华民族」,即炎黄子孙,指汉族而言。蒙古民族是匈奴后裔,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体系,与汉人心目中的中国传统文化(儒、道)有着根本的区别。蒙古人不但没有「大中华一统」的情结,而且在精神上从未认同于「中华民族」。蒙古人的理想是:统一的「大蒙古国」。蒙古人心目中的英雄是成吉思汗。今日的内、外蒙古,同属一个血缘民族,具有不可分割的血肉关系。以蒙古民族的统一和领土完整为理由,要求成吉思汗的子孙们统一,重建国家。这一要求是正当的,因为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希望长期分裂。可见,蒙古人的「大蒙古一统」情结,比汉人的「大中华一统」情结,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国人在中国长期的「大中华一统」教育下,无法想象内蒙古不是中国自古以来固有的领土的一部分,也从来不去思考这个问题到底错在哪□。中国人昧于中亚史、民族史,不想理解他们身边的被压迫民族的历史发展过程,才接受中国当局的洗脑。蒋介石承袭了清朝的「理藩政策」,硬把内蒙古、新疆和西藏纳入中华民国的版图之内。他的导师孙中山发明了一个「中华民族」,将中国周边地区和民族统统变成「炎黄子孙」、「龙的传人」。让蒙古人、维吾尔人、藏人、满洲人、哈萨克人、塔塔尔人、乌兹
别克人等50多个民族的人民改变祖宗,强迫他们学习汉字、讲汉语,还强调汉族的文化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别人都是落后的,故「唯我独尊」。这是一种智力与智慧的倒退,是对人类文明的破坏。
 
    当前,绝大多数中国人认为:民主可以优先,联邦制可以讨论,但是,「大中华一统」必须是前提。例如,有的中国民运人士说:「如果民主化会导致国家分裂,我宁愿投降共产党。」由此可见,他们的「大中华一统」的情结胜过民主理念。
 
    在人权意识觉醒的今天,民族自决诉求是被压迫民族争取人权的第一诉求。压制这个诉求就会中断民主化进程,甚至导致战争。所以说,只有民主倒退为专制,企图以暴力来制止分离时,战争才会发生。因为,怀有大中华一统(大汉族主义)情结者认为:中国的问题只能有一个统一的声音,不能容忍不同政见的异端声音。这与共产党的「唯我独尊」的思维方式,并无区别。他们为了大一统,发动「天无二日,国无二主」的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战争的可能性极大。

大汉族主义的谬论 - 巴赫

August 15, 1998

大汉族主义的中共统治者从不检讨自己的罪行,从不知道他们自己有多么丑恶。相反地​​,将蒙古人、藏人、维吾尔人对中共的批评与揭露,说成是「分裂国家」、「勾结海外反华势力」、是「西方不想让中国强大」、「美国不愿中国统一」等谎言,开动它所有的宣传机器,大量地对内外传播,企图挑动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去仇恨异族,并支持他们进行屠杀。

    以下这段文字,就是最好​​的证明。一个自称是杜甫之后的中国人在美国的电脑网上写道﹕「大汉族主义没有什么不好。中国的大多数少数民族如藏族、蒙古族等都是极其野蛮、落后、原始的人种,是我们汉族解放了他们,带给了他们文明的生活。汉人天生比他们优越,他们对汉人应该感激涕零。然而,事实是他们忘恩负义,证明了野兽就是比人类低贱,不管怎么驯养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对他们实行残酷镇压才能教会他们应该怎么从野兽变成人。这是进化的代价,他们必须付出。」这就是他们的侵略本性。这种恐吓、挑拨、刺激种族不和的卑鄙手段,其目的在于歪曲和扭转蒙古、藏、以及维吾尔人民所进行的正义斗争。

    蒙古人也像藏人、维吾尔人一样遭受了中共长期的迫害。 50年来,蒙古人的寺庙遭到摧毁,宗教信仰被禁止,生活方式被强迫改变。蒙古草原不再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人间仙境,而成为禁锢蒙古人的悲惨牢笼。我从小就看到﹕我的同胞们为逃避迫害和屠杀的艰辛与恐惧,被沦为殖民地的悲哀与无奈,以及中共的凶残与狠毒。尤其是在1960年代末的「内人党」(内蒙古人民党)事件中,中国人野蛮之极,闻所末闻,睹不忍睹。任何一个蒙古人都不会忘记这笔血泪史。中共至今尚未向蒙古人道歉低头。

    蒙古人所进行的斗争,就是为了维护具有这种独特文化的人民和民族的生存的斗争,是为了争取民主、人权、自由、以及和平的斗争,是争取蒙古人有自由选择自己的命运的斗争。这种斗争的性质并不是反对全中国。蒙古人民所反对的,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是对蒙古人的大片领土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所进行的武力强占和殖民掠夺,和对蒙古人进行残酷的种族压迫、同化、以及屠杀消灭的一小摄统治者。由于中共消灭了千年来的蒙古传统社会,它才造成了半个世纪以来蒙古人的深重灾难。

    中国人以「恐外」的心理谴责美国和西方列强对中国的欺辱的时候,义愤填膺地批评日本人所进行的「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却从来没有想到中国人自己对他的邻居──蒙古民族──的征服和屠杀。在感叹外国人「不平等」条约带给中国的屈辱时,也不曾反省过中国统治者强加给蒙古人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用枪杆子逼迫蒙古人,瓜分内蒙古的土地。在责备蒙古人不愿改变祖宗、变成中华民族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去想一想,多少蒙古人由于中共的占领而死亡。 1,000多座寺庙被摧毁,变成了废墟。这一点人类的劣根性,则是那些类似中国唐朝大诗人杜甫后裔的中国人带着望远镜和显微镜也见不到的「阴暗面」。

    中国天天高喊﹕「内蒙古自古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就像是向世人宣示内蒙古是中国的「童养媳」,不可以有自己的思维、自己的感情、或自己的选择。中共处处害怕蒙古人要求自治,动辄以分裂祖国的大帽子扣人,武装镇压,血流成河,在所不惜。半个世纪以来,内蒙古的事实是﹕中共侵占、杀人、灭族,反指蒙古人分裂闹独立。在大汉族主义的压迫下,内蒙古生灵涂炭,破坏多于建设。蒙古人从中受到启示,看清了中共的本质。中共镇压的结果,激起蒙古人更为强烈的反抗意识。现在的要求已不限于「充分自治」。蒙古人再也不相信中共「自治」的谎言。他们已经日益走上与中国分离的、独立的道路。这就是「大汉族主义」民族压迫的结果。

落後的“大中華一統”觀念

August 14, 1998

     冷戰結束後,國際上民族問題已成為新的衝突熱點,正在取代意識形態和政治的衝突。二十世紀末的民族衝突和文化衝突,使得民族主義思潮迅速蔓延成為全球性的大問題。蘇聯和東歐共產黨垮台後,原被壓制的民族主義力量釋放出來,促使民族運動的進一步高漲。許多歐亞國家遇到了新的挑戰,民族主義運動改變著當今世界格局,世界正處於更大的分化中。中國現代化也遇到強有力的挑戰。由於受到國際社會的影響,近年來中國週邊所出現的獨立運動,說明了他們與中國統治階級的矛盾越來越尖銳,從而使他們建立獨立的民族國家的訴求更為強烈。同時,也說明了在中共大漢族主義民族壓迫政策下,只會產生分離主義,不會有內聚的向心力。蘇聯共產黨的崩潰,使中亞各共和國的獨立成為現實。一旦中共崩潰,將會為中國週邊民族成立獨立自主的國家提供機會和可能性。

    面對中國現代化的道路上所遇到的這種又一次文化衝突,絕大多數的中國人則不以為然。他們認為中國絕對不能容忍分離主義。經過中國統治者多少年“洗腦”的結果,使“中國”一詞早已成為一個新的“圖騰”,中國人心目中的聖物。“富國強兵”,以宏揚大漢民族的聲威,與“列強”分庭抗禮,進而一統天下,建立全球霸主地位,恢復“漢唐盛世”,一洗百年恥辱,才會有中國或大漢民族揚眉吐氣的一日。這種中國歷史上“成者王,敗者賊”的心態,在中國人心中根深蒂固。因此,為“中國”而犧牲,已成為他們的義務,哪怕中國的背後是不自由、不民主、不正義的;哪怕中國只是少數領導人手中的“牌”,也所在不辭。長期以來,在中國統治者仇外式的民族主義教育下,中國當然要“統一”第一步台灣;行有餘力,蒙古;再有餘力,中亞、中南半島都一一“回歸”。在這種大漢族主義的思想支配下,創造出又一個“中華民族”圖騰,為了強化本身政權的合法性,一再鼓吹“中華民族”的神話。那麼,被劃入“中華民族”之後,就一定要漢族為老大哥,而以漢族馬首是瞻?就得甘願做二等公民,凡事回老大哥作主?納入“中國”後,就必須乖乖成為地方政府,接受漢族中央的領導,作漢人的兒皇帝或傀儡?

    西方的文明,從“文藝復興”採取人道主義,掙脫神學的控制以來,歷經啟蒙時期和自由主義時代,個人主義及理性主義之後取得現代文明的主導地位;伴隨著工業革命所帶來的生產力的解放和經濟發展及政治上民主多元議會憲政主義的施行,人類社會才真正經歷了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的革命。所謂現代化,是指的國民主義,憲政法制主義。也就是指西方發展的理性主義、人道主義和法制主義等。然而,“大中華一統”,走的正是反多元主義,反國民主義的路,強調的是大漢族主義的一統天下。這與多元和民主是格格不入的。多元,是指不同人種、不同文化之相互尊重與合作;民主,簡單講指的是以數人頭的方式,定期以民意為依歸,而依一套議會和公正選舉規則而運作。

    可喜的是,海外的民運中也有一些開明人士。如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嚴家其先生所提倡的多元聯合的邦聯式的聯邦,就是對“大中華一統”的否定。前一任民陣主席萬潤南先生曾說:「目前,在台灣、香港、西藏、新彊、蒙古等地都已經有分離主義傾向,地方也發生深刻變化的情勢下,分離主義問題將成為中國必須面對的現實。」他並且希望中國能做到分而不亂,和而能平,多而有序。著名作家《河殤》作者蘇曉康強調說:「我們要超越大中國情結,要有前蘇聯各共和國棄帝國如敝屣的精神。」如能有更多的像他們這樣高瞻遠矚的中國人站出來的話,“大中華一統”的情結,就有希望能解開。

内蒙古模式奴化统治的伎俩--- 巴赫

August 12, 1998

要以内蒙古为鉴,揭穿中共的欺骗伎俩。近年来,中共将侵吞内蒙古的阴谋策略,作为一种所谓「内蒙古模式」,大肆吹嘘50年来中共对内蒙古统战的「成功经验」,将内蒙古自治区作为「自治」的典范,加以鼓吹。然而,「内蒙古模式」的真相,是谎言分化诱骗、践踏人性尊严、斗争屠杀的恐怖模式。它是经过和平统战、军事控制和血腥镇压的手段来实现的。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如果让中共继续血腥统治内蒙古而不加以制止,则不仅鼓励中共崇尚暴政、灭绝蒙古人的作法;而且还会助长中共对东南亚侵略的野心与行动。

    内蒙古自治区,这个共产主义的专制政权,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强行在草原蒙古人中建立起来的。它消灭了蒙古人在本世纪上半叶、经过长期政治改革所建立的「君主立宪制」政府。

    「民族区域自治」,是毛泽东「运用马列主义」解决中国大陆民族问题的一个「新发明」,是对马列主义的「新发展」。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于1947年5月1日,面积140万平方公里,约占中国总面积的6分之1,相当于40个台湾。这是中共控制的第一个「自治机构」,是蒙古人与中国人相互妥协的产物。蒙古人放弃独立,实行自治。毛泽东在《对内蒙古人民宣言、中,坚决主张内蒙古人民有解决一切问题的权利;也有权完全分立起来。早在1931年,中共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还明确规定﹕让蒙古、藏、朝鲜等民族「独立建国」。毛泽东当年也赞成「湖南独立」。善良而又纯朴的蒙古人那里想得到中共笑脸的背后,掩藏着恐怖的阴谋,旷古未有的民族悲剧还在背后。

    1949年12月2日,中共无理地背弃了自己的诺言,将「内蒙古自治政府」改为「内蒙古自治区」。这一决定,既没有通过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也没有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更没有通过蒙古人。

    1969年7月5日,中共未经人民代表大会讨论,就决定﹕将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相当于地区),划归黑龙江省;哲里木盟划吉林省;巴颜淖尔盟划归宁夏回族自治区;阿拉善盟划归甘肃省。结果,使原内蒙古自治区的3分之2领土被瓜分。这种「分而治之」的做法,引起蒙古人的强烈不满和抗争。 10年之后,中共只好于1979年7月1日,恢复内蒙古自治区的原行政区划。但领土面积却少了约22万平方公里。

    内蒙古自治区,与其说是让蒙古人自治,不如说是中共想通过自治区的行政机构来统治蒙古人,因为中央集权是中共​​的本质,压根儿与地方自治格格不入。中共通过土地重划、都市计划、国有化等名目,巧取豪夺蒙古人的土地和财产,是地地道道的殖民主义的作法!

    内蒙古,是中共统战阴谋下的牺牲品。当初中共指天誓日,提出种种保证,如所谓「自治的权利」、「宗教文化和风俗习惯不予变更」等等。然而,中国军队涌入内蒙古、控制了内蒙古全境之后,立即翻脸,将以前的承诺、保证,全部推翻。即采取「后发制人」的策略,逐渐奴化蒙古人,使其贫穷化,如有人不服,就冠以「地方民族主义」、「分裂主义」的帽子,进行血腥镇压。

    从内蒙古血泪悲剧中,蒙古人受到启示,看清了中共的本质。蒙古人并没有屈服,相反地更增加了他们对共产党的仇恨。中共从不敢正视历史,把过去对蒙古人所进行的屠杀暴行,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成是什么错误路线的干扰等等。似乎这样一来,往日的罪恶就一笔勾销了。其实,已无人相信这些鬼话。

View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