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nner Mongolian People's Party

IMPP

內人黨對中共的政治挑戰

October 4, 1998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日”_內蒙古人民黨”_(簡稱”_內人黨”_)的成立﹐不僅是對中共這個一黨專制的外來政權的公開挑戰﹐而且把矛頭直指中共極權獨裁的要害。內人黨傳達給蒙古人一個強有力的信號﹕草原人民有智慧﹑有資源來治理蒙古人自己的土地﹐蒙古人也有能力解決內蒙古的社會問題。從而駁斥了---只有外來的中國共產黨才是內蒙古的”_救星”_的謊言﹗

一﹑內人黨的誕生

    內人黨﹐是半個世紀來中國共產黨在內蒙古的大漢族主義種族壓迫中培養出來的﹐也是蒙古草原的發展呼求這一反對黨的誕生。

    一九六八年﹐中共特派北京軍區副司令員滕海清到內蒙古﹐製造了駭人聽聞的種族滅絕的”_內人黨”_事件。曠日持久的”_挖肅”_內人黨運動﹐使蒙古人遭受了一場空前的災難﹐八十萬人蒙受不白之冤﹐遭逮捕和關押﹐上百萬人受到株連﹐蒙古人在精神和肉體上都遭受了極其嚴重的摧殘﹐種下了蒙漢衝突的禍根。

    中共企圖通過”_挖肅”_內人黨運動﹐對蒙古人進行種族清洗﹐進而消滅蒙古民族的民族意識﹐達到同化的目的。滕海清親自指揮屠殺﹑殘害蒙古人。他狂叫﹕對蒙古人決不可以手軟﹐只有觸及他們的皮肉﹐才能刺痛他們的靈魂。並且推廣了數十種極其殘忍的酷刑﹐無不用其極。其殘狀﹐令幸存者不堪回首。在酷刑折磨下﹐被迫害致死者竟達五萬人之多。上至
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吉雅泰﹑哈豐阿等﹐下至普通農﹑牧民﹐甚至連婦女兒童也未能幸免。這是和平時期的一場滅絕人性的血腥浩劫﹐是中共欠蒙古人的一筆血債。血跡未乾﹗

    ”挖肅”內人黨﹐起自毛澤東的一句話。可見﹐千百萬蒙古人的頭顱﹐只維繫在一個中國人的良心發現上﹐取決于這個中國人的”_喜怒哀樂”_。真是可悲﹐亦復可嘆﹗然其悲憤﹑哀怨與無助﹐則將泣訴與誰﹖


    所謂”_內人黨”_﹐即”_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在蒙古史上有過兩次”_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一九二五年十月﹐在張家口成立了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其目的是為了實現”_自治”_。後因中國共產黨的破壞﹐分裂為左﹑右兩翼。至三十年代中期﹐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則名存實亡。

    一九四五年八月﹐內蒙古東部的蒙古青年第二次成立”_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暨”_東蒙黨部”_﹐發表了《內蒙古人民解放宣言》。次年三月﹐又改組為”_新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四月三日﹐在內蒙古自治運動統一會議上﹐烏蘭夫在中國共產黨的導演下﹐依靠中共的勢力﹐分化瓦解了這個黨。投靠中共的哈豐阿﹑特古斯等人統統陞官晉爵﹐反對派遭到清算。這次會議還決定﹕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解散”_內蒙古人民革命黨”_。這就是歷史上的”_四三會議”_。

    在”_挖肅”_內人黨的運動中﹐打擊對象是蒙古人﹐可是絕大多數的蒙古人連”_內人黨”_這個辭都沒聽說過﹐卻不明不白地成了”_內人黨”_﹐是民族分裂主義份子。頗具諷刺的是﹕連許多共產黨的基層組織也被打成”_內人黨”_﹐甚至更將蒙古民族的許多傳統活動和風俗習慣也視為”_內人黨”_的活動。

    凡此種種﹐不能不讓蒙古人覺得離奇。也使蒙古人不得不思索﹕這是為什麼﹖這個忠厚﹑善良而又篤信佛教的騎馬民族終被激怒了﹗他們走上街頭﹐揭發令人髮指的黑幕﹐高呼”_向滕海清討還血債﹗”_”_挖內人黨是個政治騙局﹗”_還有許多人騎¨馬﹐沖破層層封鎖﹐跑到北京﹐來到中南海(中共國務院辦公室)門前﹑站在天安門廣場﹐哭訴蒙古人所受的災難﹐呼冤求救。引來成千上萬的北京市軍民﹐人們表示極為同情﹐暗罵共產黨喪盡天良。

    蒙古人無論如何也不相信中共中央﹑毛主席會允許如此屠殺迫害蒙古人。但是﹐蒙古人錯了。剛復自用的毛澤東在鐵的事實面前﹐並沒有認錯﹐授權周恩來起草了一份文件﹐只指出在挖”_內人黨”_運動中﹐犯了擴大化的錯誤。至此﹐蒙古人才發現被欺騙了﹐蒙古人無不痛心疾首﹐憤怒至極。於是﹐引發了更廣泛的徹底糾正挖”_內人黨”_錯誤的鬥爭﹐工人﹑農民﹑牧民﹑知識分子﹑學生等﹐上上下下﹐從城市到農村﹑牧區﹐形成了一致的空前抗爭行動。

    中共聞訊大為驚慌﹐正當蒙古人對所受迫害進行強烈抗爭的時候﹐中共則以”_安定﹑團結”_為借口﹐調滕海清任濟南軍區副司令員。于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決定對內蒙古進行全面軍管。將內蒙古軍區由大軍區將為省軍區﹐成立內蒙古前線指揮所﹐歸北京軍區管轄。

    從表面上看﹐中共以武力鎮壓了蒙古人的抗爭﹐但蒙古人並沒有屈服。中共通過”_挖肅”_內人黨運動﹐對蒙古人所進行的種族清洗﹐並沒有能夠消滅蒙古人的民族意識。相反﹐蒙古人從中受到啟示﹐看清了中共的本質﹐更增加了他們對共產黨的仇恨﹐對漢人的排拒情緒﹐這也成為後來蒙漢沖突的禍根。

Go Back

Comments for this post have been disabled.